深陷

最近忙着找工作与上夜课,很是忙碌。

找工作环节注定痛苦,连想都不愿意再想。尽量把所有精力都花在课程上。

N骂我是不是头壳坏掉,脑袋进风,患上头疯?既然跑去报读本土唯一电视台(M台)为期五日的编剧课程,自己掏腰包,最后又不了了知。

因为上个月慕名被M台的人“摆”一道,使我一下子心情从兴奋变阴雨,整个人有点儿自暴自弃,每天浑浑噩噩,很不好受。报读M台的课程其实是想悬崖勒马,我其实想透过课程让自己讨厌编剧,让自己知道一山还有一山高,想让自己知难而退,不再眷念梦想。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原本以为搞创作的人眼睛一定长在头顶上,很难亲近(原以为会因此讨厌上课而自然而然讨厌编剧),谁知课程导师(一位很有经验,曾经在本土当创作人的香港电视故事人)却很是平易近人而且非常乐意与我们分享创作心得。虽然五天日子冲冲度过,对我来说,我就好像作了个梦,幻想自己就是编剧,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虽然终究曲终人散,M台也没有因此招聘编剧(后想,不明白它为何主办课程?是否应验N所说的让我们充当滥竽充数,反正学员里已经有两名初入行的编剧。我们的作用就是“咔里菲”,不让课程无法办成。不过一个愿打,一个愿挨,N骂我“犯溅”,我也无话可说。)美梦始终短暂,而我也没有悬崖勒马,还越陷越深。。。

不过梦想归梦想,我还是得吃饭。经济萧条的有刺棒头再再敲打着我,得醒了。

素食椰浆饭

椰浆饭@S$2.50 (贺喜餐室每逢星期二特餐)

以前,椰浆饭只是单纯的纯白色,单一的椰子味道非常香浓。

现在,青绿色的饭粒是因为添加了“斑兰叶”(一种南洋植物)所至。

“斑兰叶”独有的香味使原本被椰浆“洗礼”过的米饭更为清香,更加可口,卖相也不再单调。

素食口味的配菜没有荤式口味的配菜那样多样化(像炸鸡翅,“乌答”(用香蕉叶包裹鱼肉烧烤的南洋风味小吃),煎鱼,鱼仔,煎蛋,午餐肉,花生粒等基本配料或更多不同的配料应不同餐室而定)。素食的配菜往往只有素鱼片,素鱼仔,素午餐肉与花生粒。庆幸米饭保留了鼓噪味道,加上甜甜辣辣的辣椒酱,全部混合起来吃,也很可口!

  

PS : 现在新马一带的椰浆饭有马来同胞与华族同胞两种种类。

素食–柠檬鸡饭

S$3.00一盘(贺喜餐室)

 

很难相信口里所咀嚼的竟是道素食鸡饭,因为饭香与饭的味道简直与荤式鸡饭一模一样!香味扑鼻。以前还是荤食主义时候就不喜欢吃嫩皮的鸡肉,所以对我来说,改吃素食鸡饭不是个问题。酥脆的“素”鸡肉,虽少了滑嫩的肉质,但是我喜欢的就是它的爽脆。“巴拉兼”(一种南洋风味开胃小吃–以黄瓜片,凤梨条,胡萝卜等料用酸辣酱混合)充当小配菜,目的是让我们未吃饭前先开胃。再在素肉上淋上柠檬酱汁,一盘柠檬鸡饭就此完成。

   

PS :柠檬鸡饭不是南洋一带的“海南鸡饭”所以无论是素食或荤式,两者的烹调手法都不一样。吃柠檬鸡饭时可别嫌弃她的味道噢。因为带点酸酸甜甜的酱汁混入饭粒里,不是所有人可以接受。可是喜欢酸甜美食的朋友不凡尝试。

素食鱼片米粉@PINE TREE (BUGIS)

27号的周六,多亏了F1赛事,带激了不少外国游客到访,使原本只有较多年轻人聚集的武吉士(与赛场只相隔几条街)突然间多了许多蓝眼睛,金头发的外国朋友。处处可见提着专业相机的外国人穿梭于人群,瞬时间把这个地方搞得热闹许多且更添嘉年华会的气氛。

 约了刚考上大学的表弟,S,叙叙旧,吐吐苦水,增进增进表姐弟的感情也顺便随处走走。走累了,玩电动机玩得腻了,肚子开始饿了便想吃饭了。本想请他吃一餐丰富的,可是我吃素而且又在待业当中,所以便选择了较大众化的食隔去。胡乱找了几间,最终敲定到最近刚改名为“BHG”的商场的食隔去,那里的摊位较多,品类也多样化,西餐,本地中餐,马来餐,印度餐,印尼餐或则是日韩餐都应有尽有。所幸唯一的素食摊种类也繁多,不至于让我看着别人分外“眼红”.

 决定吃素食鱼片米粉,因为太久没吃了,好想念。

 S$4.00一碗

荤式鱼片米粉的汤头或多或少都会添加点酒精,使口感上有一种说不出的鲜(鲜是因为以鱼骨熬成的汤非常鲜,加上老姜更是美味)与酒香味。

素食口味却是另一种烹煮法,汤头也改由非荤食调制。味道上虽然不及荤式的鲜美,可是也别有另一番风味,想是加了更多的番茄与青菜,味道也不至于落单。加上摊主豪不吝啬把紫菜当配料,紫菜的淡香味也可与汤头融合得恰恰好。

 

鱼片米粉自然少不了鱼片与米粉。素食鱼片虽没有可能及得上真正的鱼肉可是口感方面也尽量做得跟真鱼相似。本土的鱼片米粉(不管素食或荤式)都采用粗米粉来烹煮。滑不唧溜地,在你嘴里,趁你没防备时,突然就滑进喉管里。不惯雨天或炎炎夏日,吃上一素食鱼片米粉,都会很过瘾。

马来面(“米卢波”Mee Rebus)@贺喜餐室

S$2.50/蝶

每逢星期四,贺喜餐室都会烹煮马来面“米卢波”(取其马来谐音“Mee Rebus”)。这是一道南洋小吃,是新马一带马来同胞结合了华族同胞的黄油面配搭马来风味的酱汁烹调而成。

    

吃之前,挤一小粒酸酐在酱汁上,然后混合面条一起挟起来吃。点点酸味(不会很浓,所以不觉得过份“酸涩”)加上原本带点辣味的酱汁,让人备感开胃。

             

霖散的花生粹与新鲜的生豆芽把“脆”这种口感发挥至双重“指标”。一汤匙挟起酱汁,面条,花生粹与豆芽,送入口中,嗯。。。各种看似没有关系的材料却出奇地能够相互“融合”,配搭得好好味。这点,就像看似“格格不入”的不同种族的人们却也“配搭”得天衣无缝,创出另一种文化出来。

PS:许久许久以前,一群群神州过藩客飘洋过海,历尽艰辛,南来讨生活。他们“背负”着“未来”的挑战,未知的前景,为的是寻求另一个生活方式(当然也包括被命运“逼迫”,逃生成了唯一的选择)。

远离生育他们的大地,“抛离”他们拥有的一切,踏上陌生的环境,学习接受崭新的人文,文化。思乡之愁“侵略”了他们的心房。 食物成了他们“缅怀”家乡的味道,情系与亲人一起的回忆。

经过福建过藩客的加工再创造,黄油面成为南洋一带最能融入其他种族同胞美食文化的食材,为一代代土生土长的南洋“新鲜人”带来双种美食风味。

煮炒河粉@贺喜餐室

“煮炒”顾名思义就是又煮又炒(废话!),在南洋一带(尤以马国与狮子城),“煮炒”往往是广东“熟食”文化的另一种演变。

 
“煮炒”可以用河粉(或粿条),黄油面或米粉来烹煮。现在,“煮炒”类在本土已经成为了本土化美食(原本广东食物混合了福建,潮州,客家等风味=南洋风味)
煮炒河粉@S$3.00
 
浓郁的“汤汁”,加了淀粉使它成粘湖状,这就是“煮炒”必须有的基本“汤头”。
 
以前,吃荤食煮炒时是种享受,从味觉到感觉尽是满足。
 
现在,正在学习放下自私,不想因为“口欲”而动荤。要吃素,就得接受素食材料。
   
青菜,素虾,胡萝卜,素鱼饼,素五香,互相搭配,虽不是绝配,却也好味。

经济杂菜饭@贺喜餐室

经济杂菜饭,顾名思义必须经济实惠,让普罗大众都吃得起,吃得饱,才称得上这个“名称”。

 
最近经济开始不景气,市场上又出现通过膨胀的压力,使得草根阶级的老百姓(包括我在内)开始得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以前还是荤食主义者时,就喜欢吃“杂菜饭”,因为喜欢它多样化的配菜。如果摊主是位烹调“高手”,有时简单的配菜配白饭吃也很过瘾。
 
现在完全得习惯吃素食杂菜饭,少了荤食配料,想要吃得丰富,吃得饱,是需要时间慢慢体会,学习接受。
 

S$2.50 @ 3 道菜式加白饭
 
贺喜餐室的经济杂菜饭有好几种配菜选择- – 炒菠菜,番茄酱汁炒马铃薯,马来风味空心菜,炒南瓜,炒菜花等。其中,我最喜欢的菜式是以素肉来烹制的“宫宝鸡丁”,味道(口感除外–因为素肉本质较硬)媲美许久年前吃过的浑食“宫宝鸡丁”,这是我打从心底佩服主厨烹调浆料的“功夫”。

另一道我喜欢的菜式是以香菇,炸豆腐与金针菇混合一起炒的配菜。切片的香菇与切成长条状的炸豆腐吸收了酱汁的浓绸与香味。爽口的金针菇搭配较软的香菇,豆腐,三者“混合”体却也成了一种“绝配”。

总的来说,一盘白饭配搭三样素食配菜,这样既健康又方面的午餐已经可以应付当天午后的工作量了。

 

 

4, Upper Aljunied Lane